返回

坤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05章 不吃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坤宁宫内外, 到处是忙进忙出的宫人。

    郑保指点着他们重新布置宫室。

    不用的搬出去,有用的搬进来。

    姜雪宁倒用不着自己动手,交代完了一些事之后, 就同进宫来走动的方妙一道, 坐在偏殿里, 一边剥着橘子,一边烤火, 顺道聊聊近日京中的趣事儿。

    殿里头暖烘烘的。

    方妙第一百次忍不住地赞叹起来:“当初头回见着你, 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势’在身的大运之人, 果然没叫我料错吧?你看看着座宫殿, 往日那可是天子女子巴不得就来了的地方, 如今 长公主殿下眼睛也不眨一下就给了你,甭管当不当皇后,这也是坤宁之主啊。”

    沈琅虽然驾崩了,可皇族并未瓦解, 朝臣也没有瓦解皇族的意思, 所以沈d还是临淄王, 方妙也还是临淄王妃。

    只不过谁也不提“报仇”的事儿。

    二十余年前“三百义童”的惨案,是非曲直如何, 各在人心,何况还得掂量掂量是不是有本事向谢危寻仇。沈芷衣手握重兵都没提这事儿, 其余人等有点眼色也该看出局势来了。

    方妙自然也不瞎掺和。

    她虽嫁了人,可眉眼间的神态却与旧日仰止斋伴读时没什么变化,甚至端庄的衣裙边角不显眼处, 还偷摸摸挂了一小串铜钱, 时不时便悄悄摸上一把。

    眼睛看着人是也还透着点神叨叨的打量。

    只是看着看着,又忍不住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唉, 太可惜了……”

    姜雪宁闻言,不由得向天翻个白眼:又来了,又要来了,这些天她耳朵都要听出茧来了!

    果然,紧接着,方妙就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口吻,扼腕道:“真的太可惜了!其实这座坤宁宫算什么啊,你可是差一点就把整座皇宫握在手里的女人啊!大好机会放到眼前,天下唾手可得,只要你当时点个头,这天下说不准就换了女主!”

    姜雪宁没接话。

    方妙眼底便多了一分惋惜:“到那时,说不准我能跟那个圆机和尚一样,骗吃骗喝,蹭着你混个国师来当当,岂不美哉?”

    姜雪宁掰了一瓣橘子塞进口中,笑起来道:“天刚好要黑了,挺适合你现在做梦。”

    她穿着一身浅青的衣裙。

    抬起手来时,那上好的绸缎顺着她柔滑的肌肤层叠地落下,便露出了纤细白皙的手腕,上头松松挂着一串通透澄澈的蜜蜡黄手串,轻轻一晃便折射出柔和的光彩。

    说是“蜜蜡黄”,可其实不是蜜蜡,而是和田黄玉之中比羊脂玉还要名贵的玉种。瞧着与蜜蜡黄玉相似,可价钱是差出去天远,除了少量为民间巨富所有,仅有的那些也进献了皇室。

    方妙还记得,以前沈d拿回来过一块儿。

    她当时瞧着欢喜,琢磨着是打块小玉佩戴在身上,还是做成抹额挂在头上,末了拿不定主意,也舍不得瞎动,便干脆锁在了匣子里。

    可如今看姜雪宁,就这么漂亮圆润的一串挂在手腕上,十二颗珠子打磨地光滑细腻,婉约柔丽,乍一眼看上去只怕要以为是蜜蜡。

    毕竟哪家有钱也不是这样糟践的。

    拿着一方整的黄玉,做成一枚印章或是玉佩还好些,若要切碎了打磨成珠,不知要浪费多少好玉料,简直是暴殄天物。更不用说,玉色如此均匀,质地又都如此上乘,天知道要花多少工夫才能凑足!

    方妙是前几天见她戴上这手钏的,第一眼看时也没在意,后来对着光偶然瞥见,才发现这玩意儿竟是和田黄玉,差点没惊得把心给吓出喉咙。

    于是带了几分艳羡地说,这一串可真好看。

    姜雪宁当时在做别的事,只漫不经心、不甚在意地回说:“上个月谢居安随手给的,也不大好看,妆奁上搁着吃了大半月的灰,前两日把原来那紫玉手镯磕了,才勉强捡来戴戴。”

    随手给的。

    吃了大半月的灰。

    勉强捡来戴戴。

    恩,可能人比人就是这样吧……

    当时方妙就不想说话了。

    眼下不意间又瞥见这串珠子,便想起当日的堵心来,这回倒是真心实意地道:“也就是姜二姑娘才有这福气,往日吃得多少苦,今日才能享得多少福,过个舒心日子,换了旁人还吃不住这样好的命格呢。”

    姜雪宁不由看她:“你这感叹来得没道理,府里什么事儿叫你不痛快?”

    方妙与沈d那是一对欢喜冤家,不打不相识。

    如今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小两口的事情本也不需要旁人多掺和。只不过沈d善良又心软,后宅里还有一个姜雪蕙,虽然她不争不抢,日子也能过吧,可与什么“神仙眷侣”就差多了,也就是凑合凑合比旁人好点。

    方妙撇嘴:“你可不知道,早两年是传过要立他为皇太弟吗?这阵子京里人人都在猜将来谁做皇帝,有些个没眼色的便往他身上猜。如今王府里面可热闹,金银财宝之外,什么妖姬美妾都往后院里送呢,今儿个赏雪偶遇,明儿个月下相逢,没事儿都能搞出事儿来,一团乌烟瘴气。今晚我可不想回去受那罪,你若不留我,我找殿下蹭个地方睡去。”

    话说得轻巧,却未免带了点酸气。

    但凡动了真心,哪儿能那么心平气和地面对呢?

    姜雪宁笑起来:“你这是在意了,吃味儿了。可他既然对这些人无意,那也只是那些人对瞎子点灯,白费蜡,你倒不用往心里去,总归就烦一时罢了。”

    方妙道:“我知道他没错,可看着就是不高兴。”

    这种事,总是没道理可讲的。

    能控制住不迁怒是很难的。

    说不心烦是假的,她只恨不得把那帮心怀不轨的女人都赶出去,别在自己面前晃悠。

    只不过抬眸一瞧姜雪宁,却突然怔了一下。

    姜雪宁道:“怎么了?”

    方妙眨了眨眼:“你从来不这样吗?”

    姜雪宁没反应过来:“哪样?”

    方妙坐直了身子,注视着她,眸底多了几分探究的认真:“像我一样,通俗点讲就是‘吃醋’。比如别的女人靠近他,明明也不是他的错,可你就是不高兴,忍不住,甚至还要给他气受。你没有过吗?”

    吃醋?

    姜雪宁仔细回想了一下,还真没有。

    于是摇头。

    方妙面上顿时划过了一分惊异:“这怎么可能呢?”

    她忍不住想要追问。

    只不过这时候外头突然来人通传,说谢少师往这边来了 。

    方妙立刻就闭了嘴,同时还有几分莫名的心虚胆怯,赶紧起身来道:“天色也晚了,我突然想起我在这儿跟你说了半天话,还没去给殿下请安呢,这就先走一步!”

    说罢脚底抹油便溜。

    那架势俨然是学得不好的学生怕遇着先生,能躲多远躲多远,毕竟方妙当年在仰止斋,也算是混日子一把好手,可不敢被看见。

    于是,谢危撑着伞,从纷纷扬扬的雪里走过来时,就见偏殿里的姜雪宁手里掰着半拉橘子,用一种颇为无奈的眼神看着他。

    一名新来的宫女立刻上前要接过他的伞。

    岂料谢危眉尖微微一蹙,只跟没看见似的,自己轻轻将已经收了的伞斜靠在廊柱下,然后才从外头走了进来。

    谢居安凡事不爱假手他人,这一点姜雪宁是习以为常的,往日并不曾注意。可今日兴许是换了一名新来的宫女,瞧着眼生,她反倒注意到了。

    方妙方才困惑的问题,忽然从脑海中划过。

    姜雪宁眨了眨眼,看着他朝自己走近。

    大冷的天从内阁值房那边来,他眼角眉梢本就是清隽,如今更染上少许寒意,一双眼看着人时,格外有种专注深沉的味道。

    道袍雪白,不沾尘埃。

    从前世到今生,她几乎已经习惯了谢危这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模样,好像除了前世胆大妄为的自己之外,也不曾听闻哪个女人对他投怀送抱,好像此人天生不近女色,旁人天生也不招惹他一般。

    想想怎么可能呢?

    谢居安位高权重,又生得这样一副好皮囊,便是没有满身的智计才华,也不知是多少闺中少女梦里良配,天底下想与他有点什么的姑娘,想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少。可自己就是没有半点听闻。

    甚至从来没有见过。

    自然也就不会像方妙一般烦扰。

    因为谢危不是沈d。

    姜雪宁并非不会吃醋的人,相反,她若闹腾起来,手段是一点也不少。可打从与谢居安在一起,甚至没在一起时,她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那些小性子和脾气,更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是她收敛了,不用了。

    而是谢居安不声不响,做得太好,一点烦扰都不带给她,以至于无论是小性子也好,醋坛子也罢,根本连派上用场的机会都没有。

    她眼底润湿了几分,上前主动环住他腰,问:“怎么过来了?”

    他才从外头来,身上还是一片冷意。

    可她在这殿内熏得暖烘烘的,凑到他怀里,便将那冷意驱散了几分,谢危搂住她,一声笑:“我要不过来,就你给沈芷衣卖命这架势,还不知要在宫里睡几天。”

    姜雪宁咬唇笑:“谁叫你不来接我?”

    她惯来强词夺理,这般理直气壮,谢危都习惯了,也不反驳,拿起旁边雪狐毛滚边的斗篷来,便把她整个人都罩里面,只露出巴掌大一张小脸,然后道:“我们回去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