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棵文明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 蒙混过关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洛晴三人看到徐江的表情嘴角都露出了笑容。

    一起笑的还有藏在徐江身体里的郭妤沫,从三人的这幅表情她就知道他们上钩了。

    郭妤沫之所以会控制徐江的身体做出这样的表情目的就是想要创造一个能让七局人接受的真相。

    这个真相一定要符合七局的心理预期,根据蓝希的分析,七局的人是绝对不会相信徐江是单纯来魔都找工作的,还碰巧进了天惠集首发

    巧合这种事,在他们看来是不可能发生的,徐江来到魔都肯定抱有别的目的。

    郭妤沫反过来利用了他们这个心理,故意操纵徐江做出这样的表情,让他们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相”。

    会客室里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洛晴看徐江的情绪基本平静后,才继续说道:“徐江,你的情况我们已经都掌握了!

    你从并州来魔都为的就是调查郭妤沫的死因,我们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你到底是从哪知道郭妤沫遇害的,我劝你老实把事情说清楚,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又没犯罪,你们凭什么这么问我?”

    “看来你是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你,这里是七局,处理的就是你这种事情,我劝你不要负隅顽抗,老实交代!”荣浩语气强行的说首发

    洛晴和荣浩一看就是老搭档了,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说了老半天,郭妤沫看时机差不多了,控制徐江的身体说出了她提示准备的说辞:“事事情还要从7月底说起。

    当时我刚从魔都回并州,本来想的让家里拖个关系去高中当个生物老师混吃等死就行了,可就在7月底的那天晚上,我在梦里见到了她。”

    “她?说清楚点,她是谁!”江晶晶说道。

    “她她是郭郭妤沫!”徐江吐出这几个字仿佛需要偌大的勇气,这副表情更增加事情的可信度。

    “在梦里,沫姐告诉我她被人害了,沉尸在湖底,她让把她带到魔都,帮她找到自己的尸体在哪。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梦,没有理会,结果连续好几天我都梦到这个,沫姐梦里的形象也越来越真实,看着她头发上不停滴落的水滴我一时心软就答应了。

    我一答应她,梦境就消失了,在第二天晚上,我我看到一袭白衣,飘在我面前的沫姐,那时候我才确定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

    我们两个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开始了对话,我答应了沫姐去魔都帮她找凶手,作为交换沫姐会把她生前会的编程知识都送给我。

    然后我就带着沫姐来到了魔都,应聘了天惠集团。

    在我明查暗访之下,我锁定了杨乐乐,觉得她应该就是凶手,沫姐知道以后自己去找杨乐乐想问清楚自己的尸体在哪。

    结果杨乐乐却什么都不肯说,沫姐一时生气就开始用幻境折磨她,杨乐乐受不了想逃跑,结果被沫姐在派出所门口追上,后来的事情你们应该就都知道了。”

    洛晴把“徐江”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录在了电脑里,反复看了两遍以后,在结合杨乐乐的口供洛晴对“徐江”交代的情况信了7,8成。

    其他两人也差不多。

    “刚才你说郭妤沫和你进行了交易,把相关编程的知识留给你,现在你会这方面的东西吗?”洛晴继续问道。

    “我会,这些知识就像用刀子刻进我脑子里一样,想忘都忘不掉。”

    “那也就是说你们的交易达成了?”

    “应应该是吧!”

    “你是从什么开始拥有这些知识的?”

    “就在法医室的事件过后。”

    随后洛晴又问了一大堆问题郭妤沫控制着徐江半真半假的回答。

    “好了,情况我们都了解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后天就是杨乐乐跟谭斌杀人案开庭审理的时间,你要过去看看吗?”

    “徐江”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对郭妤沫来说,这两个人毁了她的人生,可要是没有他们,她也没机会接触到另一个神秘的世界,更不会和徐江的关系如此亲密,因此郭妤沫心里对他们的仇恨已经很淡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家伙杀了她也是事实,她想亲眼见证他们的结局。

    两天以后,谭斌杨乐乐杀人案开庭,郭妤沫操纵徐江的身体来到了法庭。

    郭父,郭母对谭斌和杨乐乐提起了民事赔偿诉讼,夫妻两个坐在原告席上。

    郭妤沫看着仅仅过了一个月就苍老了许多的父母一阵心疼,她不敢面对父母,和荣浩,洛晴一起坐在了听审席比较后面的位置。

    当穿着号服,带着手铐脚镣,面容憔悴的杨乐乐被两个女警压上来的时候郭母情绪崩溃流下了眼泪,郭父也没好到哪里去。

    面对郭父郭母杨乐乐不知道是因为愧疚,还是怎么的,全程不敢看那边一眼。

    谭斌就不一样了,他被压上来后充满蔑视的扫了一眼郭父郭母,仿佛两人的痛苦和悲伤就是他成功的象征一样。

    谭斌的这一眼把坐在听审席的郭妤沫激怒了,她内心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涌动。

    郭妤沫现在已经完成了精神力的第二次进化,即便隔着徐江的身体,法庭里的人还是感觉到了温度的骤然下降,不管是来看热闹的还是法官都不由的想起了法医室的那段视频。

    “荣荣队,那个女人不会还在吧?”洛晴颤抖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又看不到那些东西!小徐你不是说你能看到她吗?她来法庭没有。”

    “徐江”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那真是奇了怪了!这好好的温度怎么降低了这么多!”

    “也也许是空调出问题了吧!”洛晴自我安慰道。

    温度的骤然下降持续了大约2分钟,可这两分钟在法庭里的所有人看来就和过去了两天一样漫长,等温度恢复正常后,法官连忙宣布开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