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医时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7章 风光出狱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看守所度过第十八天的时候,看守突然将我带出监仓,告诉我有人为我担保,我取保候审,获得了有限度的自由。

    我狐疑地问道:“我现在可以走了?”

    “当然可以。”

    我嘿地笑了,转身就往监仓走。看守拦住我道:“走错方向了。往这边。”

    我似笑非笑地说道:“没错,我是回去监仓。”

    这下轮到看守疑惑了,一把拖住我的手说道:“你是没听清楚吗?你被取保候审了,可以出去了。”

    我一字一顿说道:“我听清楚了。我不能出去。他们无缘无故将我关在这里十八天,没个说法了?我要继续蹲下去,直到蹲得还我一个清白。”

    看守哭笑不得,低声劝我道:“李乔,走吧。现在这年头,能有什么说法呢?清不清白,法院会给你一个说法。你蹲在这里算什么事?既然能出去了,还不把握好机会,快走吧。”

    看守苦口婆心,说了很多话。这家伙在这十八天里占了我不少便宜。我的账户上有的是钱,尽管我不知道这些钱来自何处,但我一直就没小气过,每天通过他购买了许多食品送到监仓来,让与我同仓的一帮人天天就像过年的欢乐。

    他很黑,黑得离谱。一包平常在外只需五块的烟,他卖给我要四十块。一包稀松平常的快餐面,最低价格也在二十块。

    我算了一下,以我每天不低于接近一千块的消费,他单从我这里获利就该上万。

    我不心痛我的钱,反而还暗暗感激他。没有他在外面照应,我有再多的监票也只是一串数字,变不成我需要的物资。

    看守好说歹说,连推带拉的,终于将我从监所里弄了出来。

    办了手续,我一句话都没跟他说,昂首出了沉重的大铁门。

    门口停着一辆豪华奔驰轿车,我只一眼就看出来是胡菲儿的车。

    正在疑惑着,就看到胡菲儿从车里下来了,迎着我一路小跑过来。

    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不由自主眯起了眼。十八天里,我几乎没见过这么热烈的阳光,在哪一片暗淡的世界里,我就像一只仓鼠一样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空气似乎也比里面要香甜自由得多,我深深吸了几口空气,对迎面奔来的胡菲儿说道:“是你给我取保候审的?”

    胡菲儿没回我的话,拉着我的一只手,将我全身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脸上荡漾着一层忧伤,小声说道:“李乔,没人欺侮你吧?”

    我摇摇头说道:“谁敢?老子不欺侮别人就算好的了,还有谁敢欺侮我?想多了你。”

    她便抿着嘴笑起来,小声说道:“我就知道,你在里面不会吃亏。别人还不信我,一个大男人,天天以泪洗面,笑死我了。”

    我疑惑地问道:“谁天天以泪洗面啊?”

    胡菲儿不说了,拉着我就往车边走,一边快乐地说道:“李乔,我们回家去。有人在等你。”

    “等我?谁?”疑问一个接一个,但我没拒绝跟着她走。我爸妈已经离开了岳城,我在看守所里十八天,也不知他们是否知道。

    正要上车,突然看见驶过来三台车。周如意在前,紧跟着是苏毓的车,最后才是毓和的。

    我一愣,她们好像都知道我今天会出来一样,要不怎么都在这个时候赶来了看守所?周如意率先冲过来,拖起我就往她的车边走。

    胡菲儿喝道:“你干嘛?”

    周如意鄙夷地扫了她一眼说道:“管你什么事?一边去。”

    胡菲儿脸色便涨红了,挡在我们面前说道:“就管我的事了。你什么人啊?你想干什么?”

    其实他们彼此都见过,尽管不熟,但知道对方是谁。胡菲儿话未落音,就听到周如意吼道:“他欠着我一个多亿的钱,你替他还吗?”

    胡菲儿没作声,但还是挡在我们面前不肯退让半步。

    我进退两难,周如意没说假话,我确实欠着她的钱。而毓和医院都是租用胡菲儿家的物业,也是一分钱没付。她们两个都是我的债主,对谁我都不好厚此薄彼。

    她们两个在争执,我抽空去看苏毓。

    恰好她往我这边看过来,两双眼睛碰在一起,她惊慌地想要躲闪开去。就那么轻轻一碰,我依稀看到她的眼睛里蒙上来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苏毓她哭了。

    她似乎有话想对我说,可是周如意和胡菲儿挡在她的面前,她便没过来,优雅地靠在车上,看着我们这边争吵不休。

    最后过来的是孔武师兄,他与余敏几步赶过来,看看胡菲儿,又看看周如意,突然咧开嘴一笑说道:“大家都不要吵了,都去毓和吧。”

    我最终上了毓和的救护车,孔武师兄亲自开车,余敏不坐驾驶室,而是陪着我一起去了车后面坐。

    我看着跟在救护车后的三台车,哭笑不得。

    余敏告诉我,我在被送进看守所的当天,他们就都知道了。先是周如意,怒气冲冲跑到毓和来,接着胡菲儿和苏毓先后都赶到了。

    没人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被送进看守所的,当时她们达成了空前的团结,要不惜一切代价营救我出狱。

    第一个给我存钱到账户上的是苏毓,只有她知道我在里面照样需要花钱。苏毓悄悄给我存钱,被周如意她们知道后,还将苏毓狠狠奚落了一顿。

    余敏摇着头说道:“李乔,事情有些复杂,我听人说,是因为有人故意要整你,才编出这么些个理由来陷害你。”

    我在提审的时候就知道了来龙去脉,心里明镜一样的清楚。能将我抓进去关起来的人,能量不会太小。毕竟我是毓和的法人代表,这件事的影响不会没人知道。而且我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欧阳雷。

    “还有个事要告诉你。”余敏吞吞吐吐地说道:“李乔,你听了别激动啊。”

    我不屑地笑了笑说道:“你说,我不激动。”

    “毓和改组了。”

    “改组?改什么组?”我狐疑地问道。

    “毓和并入附一医院,你的法人代表被取消了。而且,改组后的新毓和,将你排除在医护人员名单之外了。这两天就会有文件下来。”

    我大吃了一惊,我不是因为被排除在毓和之外吃惊,而是感觉到毓和被并入附一之后,那么多的遗留问题该如何处置。

    “这是条件。”余敏轻轻叹口气说道:“毓和只有答应改组,才可换来你的自由。”

    “这是阴谋!”我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挥舞着双手吼道。

    “阴谋也好,阳谋也好。大家认为,你的自由才是最宝贵的,所以一致同意了。”

    “大家?谁个大家?”我怒气冲冲地问道。

    “我哥,还有赵哥,以及毓和的所有员工。”余敏小声说道:“李乔,我们先不急,等这件事冷下去之后,我们再说,好吗?”

    “孙小鹏回来了?”

    余敏点了点头说道:“本来他今天要过来接你的,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所以就委托我和孔医生来了。”

    “行!”我咬着牙说道:“我倒要看看,谁长了三头六臂。”

    十八天的蹲监经历,仿佛让我与世隔绝了一样。出来后才知,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毓和就要成为别人的一个道具,而我,就像被废弃的棋子一样,被人毫不留情甩到了一边。

    看着紧跟在我们车后的三台车,我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是风光?还是失落?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欧阳雷,我与你不死不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