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医时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8章 挨了一巴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毓和要改组,筹备人员已经进驻毓和。

    我楼上楼下走了一圈,没回办公室去,径直出了门。我知道,毓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再次被人逼到了悬崖边。

    黄婉清悄悄过来,低声喊住我,双手绞着衣角,一脸哀伤地看着我说道:“李医生,你去哪?”

    我抬头看看毓和大楼,微笑道:“婉清啊,从今以后,我就不能照顾你了。以后事事注意,好好做好你的陪护工作。”

    黄婉清眼泪一下涌了出来,轻轻嗯了一声说道:“李医生,以后我养你吧。”

    我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我安慰她道:“丫头,你还担心我会饿死吗?别怕,天地之大,我李乔早晚要纵横。”

    她抬起头看着我,不顾满脸挂着泪痕,跟着我笑起来说道:“我相信你。以后,我就叫你乔哥吧。”

    我点头答应,与她告辞。

    门口,周如意、胡菲儿和苏毓都还没走。看到我出来,周如意抢先一步说道:“李乔,你跟我走。”

    胡菲儿冷笑道:“凭什么?”

    “因为他欠我的钱。他现在又不是毓和的人了,我能放他离开吗?”

    “又不是他欠的,欠你钱的是毓和医院。”

    周如意冷笑道:“如果不是他,你以为我会将一个亿的医疗器械赊给毓和吗?”

    眼看着两个又要吵起来,我不得不出面说道:“周如意,你放心,我欠你的钱,早晚会还给你。虽说我现在不是毓和的人了,但我只要活着,我就不会赖你的帐。”

    周如意嘴巴一撇说道:“我没说你会赖账,总之一条,在你没还给我钱之前,我不允许你离开我半步。”

    我苦笑道:“周如意,请你尊重我。我不会跟你走,也不会跟任何人走。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我环顾三个女人,大声说道:“你们谁也不要多说了,我李乔早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

    说完,我扔下她们,迈开大步从她们身边走过去。走到苏毓面前,我没停住脚步,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去看了看她。她现在在我心目当中就是一个谜,我有个预感,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不光是欧阳雷,应该还有她的一份。就算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欧阳雷的女人,就是我的敌人。

    家已经被我妈卖了,毓和也没我的位子了。岳城似乎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地。

    她们三个没有跟着我来了,我在大街上一路疾行,却没有方向。

    傍晚,我找了一家看起来很雅静的小饭店,进去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开始给赵宇打电话。

    我还欠着他的装修费,我要说清楚这件事。朋友归朋友,兄弟归兄弟,在经济方面不能有任何糊涂账,否则,兄弟就没得做了。

    赵宇来得很快,一进门就冲着我笑,几步跨过来,一把将我搂住说道:“兄弟,你受苦了。”

    我淡淡一笑说道:“没事,扛得住。赵公子,你先坐,我有话要说。”

    赵宇摆摆手说道:“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兄弟,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赵宇别的本事没有,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事还能做。”

    他一边说着,一边拉开随身带着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叠钞票塞到我手上说道:“这点钱你拿着,先应付一下眼前的困境再说。我就不相信了,这世界没说理的地方了。”

    我将钱塞回给他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需要钱,起码目前不需要。你只要坐下来陪我喝点酒就行。”

    赵宇一脸为难地说道:“兄弟,可能我不能陪你喝了。来之前我接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我要赶过去与人见面。这样吧,单我买了,你自己喝着,等我忙完了就过来找你。”

    我不用多想,就知道他是在故意找托词。

    我笑了笑说道:“也行,你有事,我不耽搁你。单不用你买,你去忙吧。”

    赵宇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他的话说得非常漂亮,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冰凉。我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麻风病人一样,赵宇对我有唯恐避之不及的意思。

    周如意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她是我债主,似乎有意在提醒别人,谁与我沾上边,谁就要承担我身上的责任。一个多亿的欠款,别说岳城,就是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笔天量的欠款。谁都知道欠款的主体不是我,而是毓和医院。但是周如意就像长了后眼睛一样的,当初欠下欠款名字的时候,她拒绝用毓和的名义,坚持要我个人签字。

    在看守所里,我偶然看见过胡标的身影,那时候我心里就有个疑惑,他这么大的一个老板,亲自跑去看守所干嘛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出现一定与我有关。

    小饭店里没几个人,显得空旷而冷清。一缕轻音乐从天花板里的音箱里飘出来,居然是《天空之城》。我听着听着,眼泪便涌了出来。

    我坐下来,满满倒了一杯酒,还没喝,感觉到眼前一暗,抬起头,就看到对面坐下来了一个人,居然是苏毓。

    她从我手里接过去酒瓶,给她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轻声说道:“我陪你喝。”

    我赶紧抹去脸上的泪痕,冷冷说道:“不用,谢谢你。”

    苏毓抿嘴一笑道:“李乔,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我可是第一次看你流泪,原来你流泪也这么感性呀。”

    我恼怒地瞪着她问道:“你来干什么?”

    “陪你呀。”

    “我不要你陪。你要陪的人不是我。”

    苏毓愣了一下,歪着头看着我问:“我该去陪谁?”

    我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现在就是一条丧家之犬,不值得你陪。你应该要陪的是欧阳雷。”

    她呼地起身,双眼定定地看着我,眉头微蹙,银牙轻咬说道:“你再说一句。”

    我看她满面寒霜,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心里居然不怕。冷笑道:“我说错了吗?”

    “错没错,你再说一句试试。”

    我将心一横,提高了声音说道:“你该去陪欧阳雷。”

    没等我话音落下,我眼前一花,我的脸颊上就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这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顿时怔住了。

    她敢动手打我?我心里猛地涌起一股怒火。

    苏毓哼了一声道:“李乔,这一巴掌你记着,你可以侮辱天下人,绝对不能侮辱我。”

    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

    我虽然挨了她一巴掌,但我不会去动手打她。好男不与女斗,这是金科玉律。何况,她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女人,我一个巴掌还不将她打个半死。

    我追了出去,还没出门,就被丁老板拦住了,笑眯眯对我说:“老板,你还没买单。”

    我伸手就往口袋里掏,这一掏,我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