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医时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9章 你做我老婆吧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忘记了自己经常是个身无分文的人。

    我对钱没太多概念,平常能满足衣食温饱就不会想太多。比如我在进入本科第二年开始,学校每年都会给我下发奖学金。奖学金都充进我的饭卡,所以我在学校食堂从来就没遇见过饭卡告急的情况。再后来我跟了导师读研究生后,我的收入日渐丰富了许多。特别是跟他外出会诊,理所当然的餐旅费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正因为对钱没太多概念,因此无论是赵宇的装修款、周如意的器械款,以及胡标的房租租金,我一直没太多放在心里。

    眼看着苏毓跑远了,我将手机往桌子上一扔,咬着牙说道:“先押着,等我回来再给你结账。”

    我在岳城河边找到了苏毓。

    冬季的岳城河是枯水期。两岸边的河床裸露了不少出来。岳城河中间尚能过船,其他地方挽起裤腿能蹚水而过。

    小时候我很喜欢来岳城河边玩。那时候的岳城河还有一条长长的沙滩。柔白的细沙里,很容易翻找出来一些陶罐碎片。据说,岳城河过去是一条非常繁忙的河道。在陆上交通还不发达的时候,岳城河承担了走南闯北巨大运输能力。

    沙滩上细沙中的陶片,就来自当年遇到大风沉船下来的遗留物。

    现在沙滩早就不见了,河两岸的河底已经千疮百孔。挖沙人没有放过哪怕一捧细沙,原先如海滩一样的岳城沙滩,已经消失在疯狂的挖沙大战中。

    前些年市里斥巨资修建了风光带,栽满了垂杨柳,将两岸建得美轮美奂。

    垂杨柳后来被市民们选为市树,春天一到,万千柔软的柳条随风飘荡,恍如河边排着一队队风情万种的姑娘,将岳城打扮得妖娆无比。

    树下隔不多远就有一条花岗岩的石凳。这是专门供游人歇息的地方。想象在太阳炙热的酷夏里,坐在柳荫下,吹着凉凉的河风,这该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

    苏毓埋头坐在石凳上,肩膀不时抖动着。路过的人好奇地打量着她,却没一个走近去。

    我站在不远处观察着她,心里使劲给自己鼓劲。

    她这一巴掌打得很重,我的脸颊上一直在火辣辣的痛。我心里怀疑,我的脸上肯定出现了她的手指印。她突然动手打我,超出了我对她的所有想象。在我的印象里,她是个无比端庄温柔的姑娘,她漂亮的脸庞下是一颗极其善良的心,她温柔的说话语气,一度让我回想起儿时母亲的温柔。

    我走近她身后,低声说道:“你打我,你还委屈了?”

    她埋着头没动,肩膀还在耸动着。

    我便伸手搭在她的肩上,轻轻推了一下说道:“算了,是我不对,好不好。”

    她抬起头,满面泪痕,样子楚楚可怜,咬着牙问我道:“你这是道歉吗?”

    我想起周如意第一次给我说起关于她与欧阳雷的闲话,想起她在之后的所作所为,我跟着咬牙说道:“我不道歉。”

    她看着我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嗔怪道:“你不道歉,我不原谅你。”

    我嘴巴一撇说道:“不原谅就不原谅,反正你原不原谅对我来说没多大意义。”

    “什么意思?”

    “我说错了吗?”

    她呼地站起身,双眼逼视着我说道:“李乔,你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我冷笑着说道:“我看错了吗?”

    “看错了。”

    “你拿什么证明?”

    她一下愣住了,愣愣地看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过了好一会,她才低声说道:“李乔,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纠结?”

    我脱口而出道:“因为我喜欢你。”

    话一出口,我才知道闯了祸。她的脸色果真一下就变了,她轻咬下唇,目光散乱地躲闪着我。

    “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良久,她终于问出来了话。

    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说道:“从我第一次在火车上见到你,我就开始喜欢你了。怎么啦?苏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有钱,人又那么漂亮,社会关系又好。我李乔算根毛啊,但是,谁也不能阻止我去喜欢你是不?”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突然轻声骂了一句:“坏人。”

    想起我们在火车上的一幕,两个人不禁会心一笑。

    一阵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身上的夹克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肩膀上。

    她羞涩地扫了我一眼说道:“傻子,你自己不冷呀?”

    “冷啊,但我不能冻着你吧。”

    “你就不会搂着我呀。”她娇羞不已地嗔怪我,脸上飞起来一抹红晕。

    我心里一动,将夹克衣服穿起来,张开一条手臂,将她搂进臂弯里。她没反抗,安静地偎依在我怀里,轻声说道:“李乔,如果时间能静止就好了。”

    误会很快消除,我嘴上没说,心里却始终横着一道梗。

    “听说,孙小鹏要将你从毓和请出去?”

    “天要下雨。”

    “他对毓和做了什么?毓和可是你亲手做起来的。你就这样甘心情愿拱手让给他?”

    “不然呢?”我淡淡一笑说道:“也许,我在毓和,毓和会没发展空间了。孙小鹏的做法未必就是错的。如果我的离开能让毓和活下去,我宁愿放弃。”

    她仰起脸看着我,突然张开双臂将我的腰搂住,贴着我的胸口说道:“李乔,你回来雅美吧,你太单纯了,根本不适应这个社会。”

    “回雅美我就能适应了?”我笑嘻嘻地说道:“雅美是你的,我去多没面子。”

    “是我的,你怎么就没面子了?”她狐疑地问我道。

    我笑道:“我去雅美,别人会说你苏毓的老公一点本事都没有,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又回来雅美吃老婆的老本了。”

    “你说什么?谁老公呀?”

    “你老公。”

    “我老公是谁呀?”

    “我。”我大大咧咧地说道:“苏毓,我现在宣布,我爱上你了。你做我老婆吧。”

    “你这是求婚吗?”她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贴着我的耳朵说道:“你就不怕我是欧阳雷的情人了?”

    我心里一阵,我刻意回避的话题,她却不遮不掩地说了出来。

    “你是吗?”我不情愿地问道。

    “你觉得呢?”她反问我。

    我咬着牙说道:“就算是,也是过去的事。我爱你,就可以接纳你的全部。”

    苏毓松开手,走到一边去背对着我,双眼看着泛着波光的河面,良久没出声。

    我从背后搂住她,在她耳边轻轻吹着热气说道:“不过,我提醒你,我李乔现在可真是一无所有了。”

    她站着没动,既不说话,也不转身。

    我突然感觉手背上一阵冰凉,我将她扳过来,才发现她早就泪流满面。

    我只要一看到她哭,我的心就会柔软得如同岸边的柳条,随风飞舞。

    “不!我不能接受你的爱情。”她静静地说道:“李乔,你好好照顾自己吧,我走了。”

    她从我的怀抱里挣脱出去,头也不回往前走了。

    我愣在当场,头脑里一片空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