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雄霸诸天始于武侠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 落败而逃,去而复返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左易施展螺旋九影的横空挪移之法,一掠近百米,在雨夜下平行滑过长空,真如那长空鬼夜行一般。
    远处赶来的劳德诺等人几乎看傻了眼,他们只觉的眼前一花,一道鬼影便消失在了远空。
    但同时,风清扬的轻功也不差。
    他虽然没有左易那么夸张,但他快速踩踏着屋顶树枝,速度如利箭般激射出去,居然一点也不比左易慢,反而在逐渐拉近距离。
    左易瞅空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风清扬居然已经追到了五十米之内,这令他有点意外。
    呵,风老头,本少爷敬重你是个老前辈,才没好意思对你下毒手,真以为本少爷怕了你不成?
    既然你穷追不舍,那好吧,就让你尝尝本少爷的手段。
    左易心中暗哼一声,依然保持速度不变,逃向远处。
    风清扬越追越近,渐渐来到了左易身后十几米外。
    “你这贼子轻功倒是不错,可惜今夜遇到了老夫,只能算你倒霉了!给我停下吧”
    风清扬冷喝一声,离着十几米远,挥剑激射出几缕剑气,击向左易的双腿。
    他对左易的来历很感兴趣,所以没有下杀手,只想废掉左易的双腿,让他失去逃跑能力。
    然而,就在他出手的瞬间,左易突然身形一震,震出一片虚影,竟是一个变成了十个,分别逃向不同的方向,足以以假乱真。
    “咦!这莫非是传说中的螺旋九影?”
    风清扬不由的愣了一下,速度微微一顿。
    十个左易,只有一个是真的,而且已经改变方向,躲开剑气,逃向远处。
    至于九个虚影,有三个瞬间被剑气斩灭,其余的六个也在飞出十几米后消散无形。
    风清扬在稍愣之后,不由的轻哼一声,连忙加速追去。
    在见识到螺旋九影这等失传于上古的绝学之后,他对左易的兴趣更大了,他很想知道此人是何来历,又对华山派是何居心。
    若此人要对华山派不利,一定要尽早除去,否则后患无穷。
    左易再次一个横空挪移,飘飘然掠出了华山派的高墙,即将奔入荒野山林。
    这时,风清扬再次追了上来,贴近到左易的身后十几米外。
    “贼子休逃!看剑!”
    风清扬终归是位要脸的老前辈,每次背后出剑的时候,总没忘记喊上一声,以显示自己的光明磊落。
    当然,以他这般实力,其实喊不喊区别不大,能躲过的自然能躲过,躲不过的再提醒也白搭。
    前方的盗贼似乎十分急躁,一听老头又要出剑,连忙再次祭出了绝技螺旋九影,瞬间一变十个,分头飞逃。
    嗯,也可能是一变十一个。
    毕竟这黑灯瞎火,谁也不会仔细去数。
    十来个影子,再加上左易本体,不辨方向的乱飞一气,看似有着杂乱,有的甚至向着风清扬飞来,若是换做一般人,肯定能眼花缭乱,要辨别一番才能继续出手。
    但风清扬却没有再上当。
    他眼神一片平静,直接无视了那些似是而非的影子,速度非但不减弱,反而瞬间暴增,如一道剑光般穿过几道虚影,直接锁定了逃向前方的三道影子。
    虚影虽然短时间能以假乱真,但风清扬却有自己的判断,在他看来,那贼子的本体必定要逃向前方山林,而逃向前方的影子只有三个。
    他这一步窜过去,瞬间来到三道身影后方,相距不过五米,挥手可斩。
    “哼!你以为你能逃的掉吗?给我停下吧!”
    风清扬暗暗得意,立刻便要挥剑抖出几缕剑气,攻向三道影子。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突然涌上风清扬的心头!
    危险来自下方!
    风清扬募地俯眼望去,只见下方本该消散的一道影子,非但没有消散,反而趴伏在地上,双手托举向上,祭出一招威力宏大的掌法!
    大嵩阳神掌之阴阳无极!
    轰!
    一轮半黑半白的骄阳升腾而起,携着恐怖的威势,自下而上向风清扬轰然撞来!
    这一刻,周围的温度急剧升高,雨水中蔓延出片片白气。
    风清扬脸色一沉,连忙挥剑下刺,一片剑光绽放开来!
    轰!
    剑光与骄阳相撞,轰然爆炸,余威倾泻四面八方,方圆数十米爆炸连连,就连华山派的院墙都炸碎了十几米长的一截。
    风清扬遭受震荡,直觉的胸口微微发闷,虽然没受伤,但不免有些狼狈,心中也十分恼火,一种被人算计的恼火。
    作为一名光明磊落的剑客,他最讨厌的就是阴谋算计的小人!
    虽然他也明白,这世上最厉害的不是武功招式,而是阴谋算计和机关陷阱
    他一边借着爆炸之力倒翻上空,一边连连挥剑,卸去周身的混乱气劲。
    他暗暗打定主意,接下来必定让这个盗贼承受一番他老人家的怒火。
    但就在这时,一个平静的声音,从侧面传进了他的耳中:
    “老前辈,我有一剑,请您品鉴”
    “嗯?”
    风清扬心中猛地一凛,暗呼不妙!
    难道前方那三个影子,居然有一个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呢?
    那下面那个又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股狂风席卷而来,那风声中,夹杂着一片鬼哭狼嚎之音,和数百道锋利的如刀刃般的气劲,将他完全笼罩在内!
    风清扬终于不再淡定了,他脸色变的凝重无比,连忙祭出了自己的最强武学。
    独孤九剑之破箭式!
    嗤嗤嗤嗤!
    他手中长剑舞出一片银光,将自己严密包裹在内,任由千百风刃击来,我自归然不动!
    叮叮叮叮叮叮
    一片金铁交鸣声响彻雨夜。
    无数的风刃被剑网卸开,散落各地,发出一阵阵爆炸,大地上泥浆四溅,风清扬却丝毫无伤。
    不远处,左易徐徐下落,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风清扬,心中只想骂一句卖麻批
    这老头实在太变态了,自己酝酿的大招居然都对他无可奈何。
    独孤九剑固然精妙,但风清扬本身的强大才真是根本,哪怕是普通的剑招,在他手中都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而独孤九剑更是被他发挥出了无比惊人的威力。
    到了这一刻,左易不得不承认,差距实在太大,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即便他底牌尽出,也没有取胜的希望。
    既然如此,那就趁早溜之大吉吧!
    在风清扬从空中落下来之前,左易脚下一点,平地拔起十几米,旋即横空挪移,倏然化作一抹黑光穿过雨夜,眨眼间消失在山林之中,速度比先前快了三倍有余
    漫天狂风消失,雷雨仍旧激烈。
    风清扬落下地面,驻足在一截断墙上,眯着老眼看着黑夜中的山林,轻抚长须,发出一声无奈的轻叹。
    “想不到老夫多年不出世,这江湖上竟多了一位如此厉害的高手。
    若是退回十年前,只怕老夫今夜凶险难测”
    “唉,如今江湖上高手辈出,我华山派却凋零至此,老夫空有一身剑术也莫可奈何。
    岳不群啊岳不群,华山派靠你只怕难以兴盛了,老夫还是从下一代中培养几个好苗子吧。
    嗯,令狐冲那小子看起来还不错”
    天空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
    山峰半腰,一颗三人合抱的大树之下,左易盘膝坐在干燥的树根上。
    他双目微闭,双手交差胸前,体内真气运转,身外泛起一层淡淡的青光,在漆黑的夜下有点显眼。
    他身上的水汽早已被内力蒸干,衣袍无风鼓荡。
    某一刻,他突然睁开双目,屈指点向前方!
    嗤
    一抹银色剑气从指尖逼出,瞬间击中十米外的一株大树!
    砰!
    那株直径尺许的大树拦腰炸断,轰然倒地,溅起大片泥浆。
    左易缓缓收功,又取出金疮药,在肋下的伤口上敷了一层。
    “风清扬的剑气已经被我逼出体外,也幸好我修炼了铁布衫,这点外伤倒也不碍事,不至于影响明天的计划”
    左易上好药,取出酒壶饮了几口,一边欣赏着林中的雨景,一边回想着先前与风清扬的大战。
    先前两人交战的时间很短暂,但却十分激烈。
    除了他最初一记千古人龙略做试探外,影子左二祭出了大嵩阳神掌中最强的一式“阴阳无极”,他的本体则使出了七成内力的狂风一剑,几乎堪称是全力以赴了。
    但风清扬除了有点狼狈之外,几乎没有受伤。
    这差距有点大。
    左易思索着自己与风清扬的差距,发现风清扬无论是剑道造诣,还是内功修为,都要远在自己之上。
    剑道修为不必多言,风清扬被誉为剑道通神,已经接近无招胜有招的牛逼程度。
    至于内功方面,风清扬的内力无比精纯,可离体不散,凝聚如丝如练。
    他打入左易体内的一缕剑气十分顽固。
    若非左易凭着浑厚的内功修为,将剑气慢慢逼出来,换做其他人,不死也得重伤。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看来我离着天下第一,还有不短的路要走。
    嗯,还是得努力赚取武运值才行”
    左易吃下半斤牛肉干,喝了半壶酒,然后打坐回气,直到几个时辰后,丹田内才渐渐恢复充盈。
    大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乌云也渐渐散去,天上露出了一轮弯月和几点星光。
    左易站起身,看了看天空的星月,大体估摸了下时辰,然后背上长剑,再次掠向山顶。
    这一次,他更加谨慎
    翌日清晨,朝阳东升,霞光漫天。
    思过崖上,一道英俊高大的身影,无聊的挥舞着长剑,时不时的耍几招剑法,却都有招无力,兴致恹恹。
    “昨晚陆大有上来送饭时,说小师妹下山玩耍还没回来,也不知现在小师妹回来了没有,真是令人担心啊!”
    “那个陈卓飞也真是的!小师妹不靠谱,他居然也跟着胡闹”
    “不过,小师妹就算回来了,怕是也不会上来看我了,上次我把她的淑女剑打落悬崖,想来他是不会原谅我了,唉!”
    令狐冲将剑一丢,从地上捡起几块石头,狠狠的扔到了深涧之中,脸上挂满了忧虑和烦躁。
    他恨不得立刻冲下思过崖,去看看小师妹有没有回来,却又顾忌自己受罚之身,不能下思过崖,抓耳挠腮很是不爽。
    就在令狐冲急的团团转的时候,在他前方的悬崖下,下落十几米的地方,一道人影紧紧的贴在崖壁上,几缕藤蔓挡在身前,遮住了他的身形和面容,只有一双眸光微微闪烁。
    没错,这个神秘的人影就是左易。
    左易昨晚上忙活了几个时辰,才爬上了思过崖,找到了这个合适的隐身之地。
    接下来,他一边静待田伯光出台,一边让影子左二悄悄的钻进了思过崖山洞中。
    想到很可能要在崖壁上待不短的时间,左易捏手成爪,在崖壁上掏石打洞。
    在寒铁指的威力下,坚硬的崖壁如同豆腐般,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掏出了一个仅能容他盘膝坐下的浅洞。
    他坐下来,取出酒壶,惬意的喝了一口,看着洞外的云雾缭绕,听着深涧下的猿啼鸟鸣,也听着笑傲的主角令狐冲如闺中怨妇一般自怨自艾,倒也别有一番风趣。
    与此同时,影子左二已经瞒过令狐冲的视线,钻进了那处曾经困死魔教十长老的山洞之中,看到了山洞墙壁上密密麻麻的五岳残招和破解招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