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雄霸诸天始于武侠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章 狂风九剑,并派之议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左易并没有急着离去,他已经饿了四天三夜,身体虚的厉害,而风清扬刚离去不久,万一一露面就遇上了风清扬,那麻烦可能有点大。
    他打算先点一下技能,提升下实力。
    看着将近三万的武运值,左易简直有种暴富的赶脚,这一次又能大大的提升一波实力了。
    “独孤九剑这等高深剑术,不学实在可惜,但我已经主修了嵩山剑法25,如果再修炼独孤九剑,只怕武运值又要捉襟见肘”
    “嗯,不如将独孤九剑与嵩山剑法融合一下,取其精华,除其糟粕好!就这么办!”
    左易沉吟片刻后,做出了决定。
    “系统,给我融合独孤九剑和嵩山剑法25版!”
    “独孤九剑和嵩山剑法25融合成功,化为狂风九剑,消耗武运值5000点,境界小成。”
    无尽的剑道精义融入左易脑海之中,融合了独孤九剑和嵩山剑法两者精华的新剑法,深深的烙印在左易的心中。
    狂风九剑:小成境界,024000
    这门新剑法在具备独孤九剑之精妙的同时,又兼具嵩山剑法之森严凌厉和狂风鬼啸,取两者之长,威力犹在两者之上,妥妥的超一流剑法。
    左易对此十分满意。
    但要想将狂风九剑提升到大成境界,居然需要24000武运值,这简直太吓人了。
    从得到系统至今,左易还从没有进行过如此大规模的一次投资,而且还只是一门武学。
    不过,左易与系统相处这么久,对系统也算了解。
    这个系统虽然偶尔会有点小坑,但大多时候还是比较靠谱的。
    尤其在合并武学、提升熟练度方面,往往是一分价钱一分货,还从没令左易失望过。
    左易看了看武运值账户,还剩下24328点武运值,刚好够点上一波。
    那就没啥可犹豫的了。
    武运值本就是拿来用的,留着也不会涨利息,左易狠狠一咬牙,点了!
    “系统,给我将狂风九剑提升到大成!”
    “消耗24000武运值,提升狂风九剑至大成之境!”
    轰!
    浩瀚的剑道精义融入左易脑海,他体内无数经脉也自然通达,令他对狂风九剑的领悟瞬间达到了大成境界,他对这门剑法的运用水平也达到了大成水平。
    与此同时,左易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触摸到了一丝模糊的剑意。
    这一丝极其模糊的剑意,时有时无,难以掌握。
    但仅是如此,也为他在剑道上打开了一道崭新的门户,令他看到了更高远、风秀丽的风景,令他不由的欣喜若狂。
    这一丝极其模糊的剑意,令他对剑气的掌控更加得心应手。
    他并指如剑,轻轻打出一丝剑气,这一丝剑气飞向空中,居然经久不散。
    直到飞出三十多米,才渐渐消散开来。
    左易脸色大喜,他能感觉到,自己打出的剑气,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不再是简单的真气外放,而是凝聚如丝如练,精纯度赫然已经达到了风清扬的剑气水平。
    “好,太好了!这三万武运值,花的值!仅凭这一手大成的狂风九剑,当今天下,本少爷再无所惧!”
    左易目光坚毅而自信,胸中踌躇满志!
    大成境界的狂风九剑,已经令他摸到了一丝剑意的门槛,相信如果能将狂风九剑提升到圆满,很可能会凝聚完美的狂风剑意,这令他无比期待。
    只不过,当他看了下提升狂风九剑到圆满境界,所需的海量武运值,又不禁暗暗咋舌,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想。
    狂风九剑:大成境界,072000
    天色刚刚暗下来,一轮弯月从天边升起。
    令狐冲吃饱喝足,正躺在洞中念叨小师妹,思过崖上静悄悄。
    崖洞中,左易轻轻一震身躯,震落了身上的灰尘和蛛网。
    该离开了。
    饿的太久了,他的眼神都有点飘忽了。
    他一按洞壁,来了一招横空挪移,想要飞到思过崖的对面。
    他所在的位置,离着对面崖壁大约五十多米。
    这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事,几天前他就是这么飞过来的。
    然而,他有点高估现在的自己了。
    就在他刚刚离开崖壁,不由的骂了一句卧槽,他只觉的脚下一软,只飞出不足五米,然后整个人一头载下了悬崖。
    这一刻左易不由的慌了。
    要知道,下方的崖涧深不见底,保守估计得有近千米深,这要是下一头扎下去,绝逼粉身碎骨。
    危急之下,一句救命差点脱口而出。
    好在他理智尚在,而且对于他来说,还远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他一边迅速下降,一边施展横空挪移,再次试图贴近崖壁。
    下落二百米后,他终于抓紧了一根结实的老藤,吊在半空,长长的松了口气。
    此刻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腹中空空,浑身无力,左易叹了口气,心中一阵发苦。
    这次有点玩大了啊!
    恰在这时,崖壁上一个小洞中露出了一双亮油油的眼睛。
    那是一条儿臂粗细的黑色毒蛇吐着芯子,慢慢爬了出来。
    左易看到毒蛇,不惊反喜,两眼直冒绿光,太好了,本少爷的晚餐有着落了。
    毒蛇刚刚露头,就被左易探手捏住了七寸。
    左易轻轻渡出一缕气劲,震碎了毒蛇的心脏,毒蛇抽搐了一阵,渐渐无力的耷拉下来。
    这毒蛇还挺肥,足有三四斤重。
    左易实在是太饿了,此刻的情况也不允许他生火烤肉。
    于是,他心里很不愿、但身体很诚实的吃了一顿鲜活辣条。
    味道如何,简直一言难尽。
    但吃完之后,左易体内的饥饿感大大减轻,身体开始渐渐恢复力气。
    就在他刚刚吃完,对面的崖壁上,突然传来一个苍老而讥诮的声音。
    “哼,你这小贼胃口还挺好,居然连生肉都吃得下,可否告诉老夫,味道如何呀?”
    卧槽!
    左易心神一凛,连忙扭头看去。
    只见对面的崖壁上,有着一个两人高的洞口,洞口外的平台上,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冷笑着看过来,脸上满是讥嘲之色。
    没有意外,是风清扬。
    这一刻,左易简直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嵩山派,叠翠轩。
    今天是五岳剑派盟主、嵩山派掌门左冷禅的寿辰,五岳剑派掌门纷纷带着弟子来贺。
    至于江湖上其他大派,如少林、武当、崆峒、昆仑、峨嵋、丐帮等门派,虽然掌门没来,但都派座下真传弟子送来了贺礼,令嵩山派很有面子。
    众人从正午吃喝到晚上,流水的酒席,铁打的江湖汉子,吆五喝六,热闹非凡。
    到了晚间,各处已经掌灯,数百名各派弟子,仍在左飞英、狄修等人的陪同下大口吃肉,大块喝酒,畅聊江湖,好不痛快。
    而内堂中,左冷禅则与岳不群、定闲、莫大、玉矶子等各派掌门对坐喝茶,商讨着大事。
    各派高层脸上都挂着微笑,气氛十分融洽,至少从表面来看,五岳剑派亲如一家。
    左冷禅作为盟主,对五岳各派做出的抗魔贡献,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时也对未来的抗魔前景,寄予了深厚的希望和期待。
    一片花团锦簇的好评过后,嵩山派开始上正菜了。
    丁勉站起身来,发言道:“掌门师兄,以及在座诸位同道,我们这些年虽然在对抗魔教方面,取得了许多胜利,但由于各派地域相距太远,在与魔教作战时难以相互协同,这便导致我们五岳各派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各自为战,这便给了魔教大量的可乘之机。
    长此以往,只怕难免会被魔教各个击破,乃至逐步蚕食。
    但如果我们五岳剑派合并为一派,也即为五岳派,到时候五派资源统一调配,五派山门集中驻防,这必将大大提升我们五岳剑派的整体实力,也将大大提升抗击魔教的效率,诸位以为如何呢?”
    丁勉的话语一落,各派掌门顿时脸色数变,表情各异。
    左冷禅目光深邃清亮,在各派掌门脸上一一扫过,他让丁勉发话,其实只是略作试探。
    如果各派反对太过激烈,他会立刻打圆场,然后顺势退而求其次,提出先合并五岳绝学。
    若还是不行,那就只能暂且作罢,后面再施手段
    岳不群脸色不变,目光晦暗不定,从表面上也看不出反对还是赞同。
    恒山派的定闲师太却是秀眉紧皱,面色不虞。
    衡山派的莫大先生则是神色暗急,目光看向其他几派掌门,似乎希望其他人能先开口反对。
    至于泰山派的新任掌门玉矶子,表情就有点古怪了,他那一双老眼之中,竟然隐隐有点兴奋。
    左冷禅和丁勉看到玉矶子的表情,都不禁有些诧异,两人面面相觑。
    在他们看来,其他四派掌门反对才是正常表现,就算不反对,也会持有保守态度。
    但泰山派的玉矶子掌门,你兴奋个什么鬼?
    要知道,现在嵩山派还没有下重金,贿赂泰山派的玉字辈长老,跟玉矶子也没什么交情。
    而且玉矶子今天的打扮也有点奇怪,虽然说顶替师侄当上了掌门,自然该有一番掌门的排场。
    但玉矶子一大把年纪了,居然穿着一身大红衣袍,脸上还扑了一层淡粉,嘴唇也有点猩红,看上去妖里妖气的。
    这对于一派掌门的牌面来说,有点过了啊
    房间内静默片刻,定闲师太忍不住开口反对道:“丁师兄,五岳剑派合为五岳派,虽然能有利于对抗魔教,但我们五岳剑派,地理位置相距遥远,各派信仰各异,武学传承也大不相同,若强行合并,只怕难免造成混乱。
    到时候,是我们恒山派搬到你们嵩山派,还是你们嵩山派搬到我们恒山派呢?
    更何况,五岳并派之后,这五岳派掌门又该让谁来当?”
    一看定闲抢先出头了,莫大先生立刻煞有介事的附和道:“不错。定闲师太所虑甚是,五岳合并之后,只怕麻烦多多,还不如维持现状”
    但这时,玉矶子突然起身打断了莫大的话,大义凛然的说道:“定闲师太和莫大先生所言差矣!
    魔教势大,我们五岳各派独力难支,若不图变,只怕迟早会一一亡于魔教之手!
    在本座看来,十年之内,五岳剑派合则存,不合必亡!
    至于定闲师太所言,各派地理位置相距遥远,信仰各异,武学传承不同等问题,其实都有解决之法。
    我们既然五派合一,可从五派山门之中,选一处当做五岳派总部,其他四处当做分院,如此便可解决地理位置相距遥远的问题。
    信仰各异又有何妨?
    我们大可以在五岳总部兼顾不同信仰,同时开设道观和佛殿,大家各烧各的香火,完全可以互不妨碍!
    至于武学传承不同,这个最容易解决了。
    到时候大家都是同门了,武学传承共享,大家都可以按照自己的资质,任意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武学,到时我们五岳门下弟子的实力,都必将大大提升,这可是好事啊!
    定闲师太,莫大先生,你们觉的如何呢?”
    “这”
    定闲和莫大不由的一阵无语,面面相觑。
    至于左冷禅和丁勉,则大感意外,甚至有些惊喜。
    本来他们还对泰山派这个新掌门,有些不以为然,但现在看来,这个花里胡哨的老头子,居然是同道中人啊!这一记神助攻,来的好,来的妙
    岳不群深深的看了玉矶子一眼,轻抚着颌下五柳须,目光深沉,若有所思。
    莫大又道:“玉矶子掌门,你说的虽然有几分道理,但若五岳并派,这掌门又该让说来当呢?”
    “哈哈哈!”
    玉矶子傲然大笑道:“我们五岳剑派人才济济,岂会连一位合适的掌门都选不出来吗?
    以本座之见,我们完全可以推选一位德高望重又武功高强之人,来担任这五岳掌门,也唯有如此大家才会心服!”
    丁勉连忙接话道:“不错,我们左掌门就很合适!左掌门德望和武功皆为上上之选,担任五岳派掌门绰绰有余!
    相信在左掌门的带领下,我们五岳派一定可以打败魔教”
    然而玉矶子一脸不悦道:“丁师侄此言差矣,要论德高望重,在座诸位又有谁比得上本座呢?
    本座当年可是与你们的师父一同喝过茶论过道的,即便是论武功,老夫也自认不输于人”
    看到玉矶子竟然想要坐上五岳掌门之位,众人都不禁眉头紧皱,这老货简直忒不要脸了吧
    丁勉冷着脸道:“玉矶子掌门,我承认你的确比在座众人辈份高。
    但辈分高,不代表德望高。
    更何况,身为五岳掌门,还需要带领五岳门人冲锋陷阵、力扛魔教高手,你这老胳膊老腿儿行么”
    玉矶子傲然冷哼道:“丁勉师侄,可别小瞧了本座!本座如今仍能日啖十斤肉,魔教那些小崽子们又有几人能挡老夫一剑?”
    “大话谁不会说”
    看着两人居然为了五岳掌门之位争执起来,其他人都不禁十分无语。
    这都哪到哪了?
    尤其是定闲和莫大,两人脸色十分阴沉,难掩焦虑之色。
    定闲懒得去搭理玉矶子和丁勉,转而目光希冀的看向岳不群:“岳掌门,你为何一直不说话,难道你也赞同五岳并派之举?”
    定闲师太这一问,场中霎时一静,就连丁勉和玉矶子都停下了争执,全都看向了岳不群。
    至于左冷禅,更是眯起了眼睛,神情一紧。
    这也足可见岳不群在众人心中的地位,虽然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但关键时刻,就是妥妥的五岳二号人物。
    岳不群目光扫视一圈,轻咳一声,严肃的说道:
    “诸位,以岳某之见,五岳并派,虽然有些难处,但总体而言却是利大于弊。”
    “什么!岳掌门,难道你也赞同并派?”定闲急忙问道。
    “不错,这等利于五派发展的壮举,岳某自然不会反对。”岳不群微笑着点头道。
    对于他的反应,众人都不禁有些意外。
    “师兄,你”
    宁中则惊讶无比,难以置信的看着岳不群。
    岳不群拍了拍宁中则的手,微笑道:“师妹放心,为兄自有分寸。”
    “哈哈哈哈!岳掌门果然高瞻远瞩,深明大义。”
    左冷禅兴奋的满面红光,起身大笑道:“诸位,咱们五岳剑派,已经有三派明确赞同合并,就只剩下衡山派和恒山派没有表态了,不知莫大先生和定闲师太的意见如何呢?”
    左冷禅实在没想到,并派之谈进行的如此顺利,没费多少口舌,已经有三家同意合并。
    虽然衡山派和恒山派没有发表意见,但这两派在五岳之中声势最弱,也最容易搞定。
    若无意外,五岳合并已成定势。
    至于五岳派掌门之人选,他却是志在必得!
    果然,定闲师太和莫大先生相互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眼见合并大势已成,两人倒也不做无谓的反对了。
    定闲师太说道:“既然诸位大都认为五岳合并利大于弊,贫尼也不再反对。
    只不过,关于一些合并的细节,以及五岳派掌门人选,还需仔细商榷一番才是。”
    岳不群点头说道:“这是自然。五岳合并事关重大,需要考虑方方面面。
    至于五岳派掌门人选,更是重中之重,这个人选不但德高望重,还需武功高强,而且必须令五岳门下全都心服口服才行。
    我觉的此事不宜操之过急,大家应当回去先统一下门下的意见,将需要解决的问题列个章程,等下一次五岳掌门聚会时,将这些问问一一解决。”
    玉矶子本来还想力争一下,将五岳掌门之位争取到手,但眼下谁都不想搭理他,他张了张嘴,又识趣的闭上了。
    左冷禅目光闪了闪,以为岳不群是要施展缓兵之计,便笑吟吟的出声道:“岳掌门说的很有道理,此事的确不可操之过急。
    这样吧,咱们定一个时间,就定在三月后的中秋节,咱们五岳剑派举办一次并派大会,门下弟子共襄盛举。
    届时,咱们把该解决的问题都一一解决,然后一块讨论五岳派掌门人选。”
    众人闻言都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这时,岳不群又出声道:“关于五岳派掌门人选,岳某倒是有个提议。
    要论德高望重,在座诸位都德比天高,望比山重,只怕难以评出高下。
    但要想领袖五岳抗击魔族,不但需要德望深重,还需要足够的武功实力。
    所以我提议,这五岳派的掌门人选,就让我们各派掌门以比武来决断吧。
    到时候武功胜出者,就出任五岳掌门,相信五岳门下弟子,没有人会不心服,诸位以为如何呢?”
    众人闻言,表情各异。
    莫大和定闲都无奈叹息,想反对却也无从开口,只能闭口不言。
    至于玉矶子却是傲然一笑,看样子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赞同道:“岳掌门的提议很公平,本座赞同。”
    左冷禅深深的看了岳不群一眼,虽然他感觉今天的事态有点超出自己的掌控,但仍笑着道:“岳掌门的提议的确很合理。
    既如此,咱们就在三月后的中秋大会上,顺便来一场五岳大演武吧!
    到时候既能决出掌门人选,也可顺便遴选一下五岳派内部的职司人选,同时也能一壮我五岳声威,让魔教乃至整个江湖,看看我们五岳派的实力!”
    “好,就这么说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