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雄霸诸天始于武侠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狂风九剑对战独孤九剑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华山,思过崖。
    悬崖峭壁上,左易攀着一根老藤,嘴角挂着几丝未干的蛇血,正看着对面崖壁洞口处的风清扬,心中满是郁闷。
    月光下的深涧中,山风习习,云雾缭绕。
    即便相隔五十多米远,却也无法隔绝两人的视线。
    当内功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双目灌注内力,视力当可大大提升,虽然远不如白天看的清楚,但仍能看个大概。
    对于一般人来说,隔着千米深的悬崖,这五十多米应该算是一段安全距离。
    但左易十分清楚,这个距离绝对难不住风清扬,说不得还会有一场恶战。
    好在随着蛇肉渐渐消化,身体的气力一分分恢复,左易倒也并无惧意。
    他淡然笑道:“老前辈,你若想知道蛇肉啥味道,自己抓一条尝尝就是了,你在这悬崖上度日,不会连蛇肉都没吃过吧?”
    风清扬抚须轻哼道:“蛇羹乃是人间一大美味,老夫自然是吃过的,但像你这般茹毛饮血生吃蛇肉,老夫却是未曾试过。
    你这小子做此鬼祟装扮,又生吃活蛇,想必是在崖壁上饿了很久。
    说吧,你到底出自何门何派?又为何来我华山派?若不从实招来,老夫可要任由你自生自灭了!
    嗯,老夫提醒你一句,下方的千丈崖底不但是一片石林,还是一片蛇窟,毒蛇成千上万。
    你若掉下去,不但会粉身碎骨,尸身还会被毒蛇吞吃的一干二净。”
    嗯?
    左易微微一愣,又很快明白过来,风清扬并没有认出他来!
    几天前他夜探华山派,与风清扬在雨夜中大战一场,但他从始至终都蒙着脸。
    此刻他虽然穿着夜行衣,但蒙脸的黑巾没有带,露出了他的本来面容。
    或许是风清扬看他如此年轻,根本就没将他跟那个实力强悍的黑衣人混为一谈。
    想及此,左易心下稍松。
    虽然打起来他也不怕,但眼下他饿得太久,不在状态,能不动手更好。
    他故作惊讶道:“咦?前辈难道也是华山派的人?晚辈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的朋友,听说令狐冲被他师父罚在思过崖面壁,我特意来看看他。
    却不想晚辈轻功不济,一时不慎失足坠落悬崖,唉,早知道有今天,我平日里就该勤练轻功的。”
    “原来又是一个来看令狐冲的,哼,那小子的狐朋狗友还真是不少。”风清扬不屑的笑道。
    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将左易跟田伯光当成一路货色了。
    他随意的说道:“小子,你再坚持一会儿吧,等老夫找几条藤绳,把你拉过来!”
    “呃?如此就多谢老前辈了。”
    左易微微一愕,倒也没有反对。
    但就在风清扬即将转身去找藤绳的时候,一阵山风吹来,左易随风摇摆了一下。
    旋即只听啪的一声,左易抓着的老藤断了!
    他一时不防,倒翻着落下了悬崖。
    风清扬眼神一紧,忍不踏前一步,似乎想要飞过去救人,但又瞬间止住了身形,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么远的距离,就算他能飞过去,也无力救人,说不定还会将自己的老命搭上。
    唉,只能怪那小子命不好了
    然而,就在风清扬以为左易必死无疑的时候,他突然瞪圆了老眼,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只见倒翻下悬崖的左易,下落几十米后,居然止住下落之势,一个横空挪移,又稳稳的贴在了悬崖峭壁上。
    “咦!螺旋九影?难道是他!”
    风清扬一眼认出了螺旋九影,不由的惊讶万分,同时忍不住怒火上涌,自己居然差点被那小子糊弄过去!
    他重重冷哼一声,怒声喝问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速速招来!”
    “前辈,你不是要去找绳子吗?等拉我上去,咱们慢慢聊便是。”左易说道。
    风清扬没好气的说道:“小子,你别装了,五天前那个雨夜,与老夫过招的就是你吧?哼,真是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却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当然,更令老夫没想到的是,你居然还敢去而复返,想必一定对我华山派有所图谋!
    你若再不说实话,老夫非但不会救你,说不得要亲手送你上路了。”
    “老前辈,你在说什么呀?晚辈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好吧,你不想救就算了,找那么多借口做什么,本少爷又没求着你救命!告辞!”
    左易故作不忿的胡扯了两句,旋即攀附着崖壁,不疾不徐的向下爬去。
    虽然下方离地面还有几百上千米,或许还会有千百条毒蛇等着他,但对于左易来说还算不得什么绝境,危险程度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风清扬。
    然而这时,风清扬却不干了。
    “你这小贼行迹诡异,满嘴谎话,又迟迟不肯自承来历,想必是对我华山派居心叵测的魔道贼子,留着你对我华山是祸非福,老夫今日就除了你这贼子,以绝后患!”
    风清扬说了一番大义凛然的话,旋即脚下一点,凌空踏步,居然横渡空涧,向着左易快速逼近。
    他手中长剑吞吐着半尺银光,锋利的剑气切割着空气滋滋作响,威势十分惊人。
    左易一看风清扬飞过来,心中大呼倒霉。
    他现在身体远未恢复到巅峰状态,只怕连上次的水平都发挥不出来,若是让风清扬飞过来,必定凶多吉少。
    在这危急时刻,左易当机立断,决定击其半渡!
    决不能让这老家伙过来!
    就算大家一块坠下崖底,左易也有信心保住小命。
    眼看着风清扬越来越近,已经飞过了两崖中间的位置,左易一按崖壁,倏地倒射而飞,凌空翻越数番,长剑呛得一声出鞘,毫不客气的祭出了大招狂风一剑!
    呼
    呜呜呜
    狂风中夹杂着鬼哭狼嚎之音,暗蕴无数风刃,向着风清扬席卷而去,威势浩荡,杀气弥漫长空。
    “哼!果然是你!”
    独孤九剑之破箭式!
    风清扬冷哼一声,连忙挥动长剑斩出千百道剑气,结成一片绵密的剑网,与左易以攻对攻,针锋相对。
    独孤九剑讲究有攻无防,料敌先机,后发而先至,千百道剑气与风刃在空中纷纷碰撞湮灭,没有一道风刃能近风清扬三尺之内。
    但这一次,风清扬发现自己抵挡的远不如上次那么轻松。
    他只觉得左易的剑气凝练如丝,每一道风刃的劲道和穿透力都提升了数倍,为了斩灭所有风刃,他的内力消耗甚大。
    “怎么回事!才过去五天,这小贼的剑道又有精进?还是说他隐藏了实力?”风清扬心头掠过一丝凝重。
    不过他也没空开小差,因为左易的攻击,打断了他前行的势头,令他停在了半途,并开始下坠。
    来而不往非礼也!
    风清扬目光阴沉,挥剑斩出九道银白剑光,向着左易激射而去,剑气破空,声如裂帛,在崖涧内回音不绝。
    左易此刻也在下坠,他见风清扬攻来,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使出自己的最强剑法!
    狂风九剑之狂风破剑式!
    呼
    伴随着狂风呼啸,左易长剑连挥,将风清扬的九道剑气悉数斩灭,同时又发起了犀利的反击。
    “咦!你这是独孤九剑?不对你使得什么剑法?”
    风清扬不由的吃了一惊。
    他从左易的剑法中,居然发现了独孤九剑的影子,但又似是而非。
    “我这可不是什么独孤九剑,而是狂风九剑。”
    左易一边说着,动作却不停,不断的挥出一道道剑气,斩向风清扬。
    “哼!歪门邪道!”
    风清扬毫不客气的将狂风九剑打入了异端之列。
    他毫不示弱,连忙挥洒剑气相迎。
    两人在空中一边下落,一边你来我往的狂舞长剑对攻。
    只见深涧上空剑气纵横,寒光四射,狂风呼啸,气劲相撞爆炸连连,震碎漫天云雾。
    “破剑式!”
    “狂风破剑式!”
    “破箭式!”
    “狂风破剑式!”
    “破气式!”
    “狂风破气式!”
    两人都是以攻对攻,以攻代守。两人所使的招式相仿,但却又有着巨大的诧异。
    风清扬的剑气迅疾如电,隐隐夹杂滚雷之音,如同华山一般奇险奇峻,凌厉无匹。
    左易的剑气却是大气堂皇、森严狠厉,却又伴随着呼啸的狂风和鬼哭狼嚎之音。
    仅从表面上来看,狂风九剑造成的声势,比独孤九剑要大的多,但威力方面却也难说孰高孰低。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两人已经交换了数十招,各自挥出的剑气不下千百道,但却谁都没有受伤,也难见高下,简直堪称奇迹。
    左易本就不在状态,在全力攻出几十招后,浑身力量耗尽,渐渐落入强弩之末,处境变的尴尬起来。
    而风清扬却气势正盛,不见丝毫衰颓。
    好在这时,两人已经打不下去了。
    因为在下落百米之后,两人位置已经错开十几米,而且两人的下坠速度已经十分惊人。
    现在他们面对的最大危险,并非来自对方,而是来自自身的重力和脚下的大地。
    从千米高空摔下去,哪怕两人都是江湖绝顶高手,只怕也必死无疑。
    左易可以施展螺旋九影的横空挪移,返回崖壁。
    但他不着急,他在等!
    风清扬虽然状态正在巅峰,但他等不了了。
    在这危急关头,他放弃了左易,变的头下脚上,快速旋转长剑挥洒气劲,想要增加下坠的阻力。
    他这么做消耗的体力和内力都极多,一柄长剑几乎被他挥成了螺旋桨。
    但好在效果还不错,下坠的速度减慢了一丝。
    左易见此情形,不由的啧啧称奇,这也让他又学会了一招。
    但下一刻,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毫不犹豫的祭出了最后一招!
    只见他用力一推,将一道黑影推到了风清扬上空。
    这道黑影乍一停顿,立刻自上而下,祭出了一式刮着黑风的狂风一剑!
    这是最初版本的狂风一剑,只有狂风,没有夹带半点干货。
    轰!
    一股滔天狂风从天而降,给了风清扬一个巨大的向下加速度。
    “贼子你敢”
    风清扬发出一声怒吼。
    他那刚刚有所减缓的下坠势头,突然又疯狂加速,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流光,嗖的一下向着崖底直线冲去。
    “嘿嘿嘿,风清扬,祝你好运!”
    左易深沉一笑,连忙施展横空挪移,再次贴向崖壁。
    他将为数不多的内力灌注骨毒剑,插入崖壁,嗤嗤下滑,速度渐渐减慢。
    一直下滑了四五十米,才渐渐停滞下来。
    恰好几米外有一块凸出的大石,左易吃力的爬过去,在大石上毫无形象的趴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刚刚喘了几口气,便听到崖底隐隐传来一声轰然巨响,似乎有重物落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