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天才炮灰他小姨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1、第一一一架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三开学,  学习气氛明显的紧张起来,体育音乐之类的课程全部取消,都换成了主课。
    枯燥的学习中,  最多的调剂就是谁跟谁在一起了,  谁跟谁分了等等这些恋爱八卦。
    其中校草韩浩言感情归属传的最广,  女主人公自然是田雪雅。
    就像孙悦欣猜测的那样,  田雪雅纠缠了韩浩言大半个暑假,  怎么可能不耍手段:
    “嗯,  我被混混堵了,  是韩浩言救了我。”
    “我卧床一个星期,他天天来看我。”
    “陪我去图书馆,去买衣服、买文具,  他人特别温柔……”
    “……”
    几乎刚开学同学们就知道了韩浩言和田雪雅这个暑假发生了英雄救美的爱情故事。
    且不说韩浩言一般不愿意给女生难堪,  就田雪雅说出的事情,本来也全部都是真的,韩浩言都没办法反驳:
    如果反驳,  不是被认为不好意思,  就是被认为做了却不想承认,还想继续跟别的女生搞暧昧的负心汉。
    赵诚都替韩浩言愤愤不平,  韩浩言的心情似乎也不太好,似乎在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
    很快,  同学们就顾不上他俩的绝美爱情了。
    郝剑因为强j和勒索罪而被正式逮捕的事情传了出来,  附近的各个学校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尤其是十四中和燕大附中。
    毕竟做过一年的同学,这可能是大部分学生身边的第一个恶□□件的罪犯,怎么可能不讨论。
    夏眠他们也在讨论这件事情的进展。
    “已经提交到检察院了,”孙悦欣道,  “我爸说警察查到了不少证据,那畜生最少七八年起步,多也有可能十几年。”
    毕竟自己的女儿差点被害,孙父和李父都很关心这个案子,并且动用了一切关系要把郝剑重判。
    “据说郝剑他爸还想捞人来着,但是就出现了一次就再也没来过,”  孙悦欣道,“好像说是生意出了什么问题。”
    “他妈倒是不想放弃,可是后来也顾不上了。”
    赵诚道,“怎么了?”
    “郝剑他爸在外面包了个二奶,儿子都生了。他妈忙着处理这事儿去了。”
    也就是说,郝建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完全放弃郝剑了,即便七八年后出来,郝剑在郝家怕也没有立锥之地,他这辈子都完了。
    李丽珍解恨的道,“活该!”
    孙悦欣感叹,“十三太保进去了一半,其他的那些作为帮凶,听说最少的也是一年。”
    赵诚嘲讽的笑道,“不是觉得郝剑牛吗?这下他们自己也牛了。”
    说到这里又不由感叹,“他们十四中的十三太保也挺搞笑的,一半惹了麻烦进去了,剩下的一半在外面做好事。”
    孙悦欣道,“没想到范晓曼人还挺好的。”
    郝剑强j罪的事情引起轰动后,十四中好多女生人人自危,校园里传言乱飞,凡是跟郝剑有过接触的女生都在被猜测是不是被对方糟蹋过。
    在观念开放的现代,被侵/犯过的姑娘都会饱受非议,何况在这个恋爱就等于结婚的保守年代。
    被害者会遭遇比加害者更加可怕的舆论压力,这也是郝剑能够肆无忌惮的胁迫成功的原因。
    别说有没有证据,只要有流言传出来,就很可能让一个女生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从此被毁。
    还没一个星期,十四中就有几个漂亮的女生因此而被霸凌。
    然而谁都没想到范晓曼会出手,她严令不准任何人传这样的事情,凡是传的,被她知道了都逮住一顿收拾。
    有一次直接把八大金刚的老大开了瓢,总之,这件事情就靠她带着十三太保剩下的几个人给压下去了。
    说到范晓曼给八大金刚开瓢的时候,赵诚不停的瞟夏眠。
    夏眠无语的道,“想说什么就说,吞吞吐吐的干嘛呢。”
    “没什么,”赵诚笑道,“我以为你会说应该以理服人什么的。”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韩浩言接口道,“对啊,你不是不喜欢暴力吗?”
    说到这个赵诚就忍不住哀怨道,“大姐你藏的可真够深的啊,明明那么会打架,却到处跟人说你喜欢以理服人。”
    “那天我还一直以为我在做梦。”
    夏眠笑,“哪里是会打架,我那不也是为了更好的讲道理吗,毕竟总会遇到郝剑这种听不懂人话的,只能打一顿让他们明白了。”
    “十四中大部分都是听不懂人话的人,所以范晓曼教他们规矩也没错。”
    “所以,武力只是为了更好的讲道理?”
    他们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孙悦欣和李丽珍不由朝她竖起大拇指,“牛!”
    赵诚和韩浩言失笑。
    孙悦欣感叹道,“要说还是咱们学校校风好,大家顶多惊讶上一阵子,之后估计就继续传韩大校草的绯闻去了,完全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李丽珍点点头表示赞同,“也不知道十四中他们是怎么学习的,感觉不是你欺负我,就是我欺负你。”
    然而,她们这话刚说完不久,就被打了脸。
    不仅如此,被非议的对象还是夏眠。
    制造传言的罪魁祸首,依然是老朋友田雪雅,用的也依旧是老手段。
    而起因嘛,是因为校草韩浩言。
    就像孙悦欣说的,郝剑毕竟被开除一年多了,大家讨论过一阵子之后也就淡了,还不如韩校草和田雪雅的感情变故让人觉得有兴致。
    田雪雅把两人的暑假描述的那么浪漫和甜蜜,然而事实上,韩浩言虽然没跟众人解释什么,但平常几乎不跟田雪雅说话,对她甚至比对其他女生还要冷淡。
    课余或者其他学习之外的空闲时间,韩浩言都和赵诚一样往三班跑,总去找夏眠,田雪雅连韩浩言的衣服边都摸不到。
    而夏眠这边,自那次并肩作战之后,就连一向非常嫌弃他的孙悦欣都不排斥韩浩言了,毕竟当时他确实是准备拼命保护她们的。
    尤其大家还共同知道一个关于夏眠的秘密,关系不自觉的就亲近了不少。
    于是渐渐的就有了韩浩言背叛田雪雅,在追求夏眠的传言。
    这种被追求的传言,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一个,所以夏眠也没在意,至于韩浩言,也是一如既往的不理会。
    两个正主什么都没说,却没想到田雪雅跳出来替他们澄清了。
    “夏眠当时被郝剑他们堵了,是韩浩言和赵诚他们把她救出来的。”
    “韩浩言不是追求她,只是担心她而已,你们知道,他人很好的。”
    “赵诚和李丽珍他们不也是有空就去找夏眠吗,都是在担心她。”
    这些似是而非的话一说,再结合郝剑强j罪确认,众人自然就脑补出许多事情来。
    了解夏眠的同学还好,其他不太熟的人自然免不了猜测。
    这件事情的可信度太高了,郝剑高一的时候就想欺负夏眠,最后也是被夏眠送进派出所的,自然对她怀恨在心,有机会怎么可能不报复她。
    前因后果这么一推敲,夏眠被郝剑侵/犯的可能性非常大。
    虽然附中不会像十四中那样出现霸凌什么的,但不少人看夏眠的眼神都充满了异样,有同情的可怜的,也有鄙夷嘲讽的。
    夏眠去厕所的时候,甚至听到男厕所那边惋惜的讨论:“夏眠多好啊,也太可怜了”、“这辈子都毁了吧。”、“她以后的丈夫会不会嫌弃她”等等之类的。
    夏眠本人都听见了,孙悦欣和赵诚他们自然听到的更多,甚至还有旁敲侧击跟他们打听的,赵诚气得揍了那人一顿。
    孙悦欣火大的直捶桌子,“我能不能去打死她啊!”
    赵诚道,“妈蛋,田雪雅真的能破了老子不打女人的戒!”他说到这里,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不行,我今天非打她一顿不可。”
    韩浩言那张阳光俊秀的脸也第一次黑的可怕,认真的到,“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吧。”
    孙悦欣表示不相信,“你确定你能处理好?田雪雅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又那么怜香惜玉。”
    夏眠也不相信他,笑道,“你还是别为难自己了,这件事情我亲自来吧。”
    她捏了捏拳头站起来,看着韩浩言道,“不过可能需要韩校草的配合。”
    韩浩言看着夏眠,心底忽然非常不是滋味,在她心里,他就这么不可靠吗?
    赵诚不知道好哥们内心的五味陈杂,这会儿只觉得非常兴奋,“大姐,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夏眠双手插兜,优哉游哉的往六班走,“对待这种不懂规矩的人,自然是教她规矩。”
    “而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孙悦欣高兴的跟上,“对,早该这样,本来不想跟她计较,她却一个劲儿的得寸进尺,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啊!这次叫她知道厉害。”
    李丽珍和韩浩言也跟在身后,他们虽然都不知道夏眠的计划,但是他们都相信夏眠肯定能搞定。
    几人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六班的班级门口。
    正是晚自习前的休息时间,教室里除了埋头学习的,还有些闲聊的,扔球的,追逐打闹的,总之,挺热闹。
    夏眠他们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只有两个正在追逐的男生没看到,跑在前面的男生直直的朝着夏眠撞过来。
    “喂!”
    “小心!”
    “武飞!小心!”
    就在众人以为夏眠会被撞飞出去的时候,就见她灵活的侧身一闪,同时伸手扶住男生的胳膊一推一拽,卸了他的冲力,然后扳了一下,男生就好好的面对着教室站着了。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男生自己还晕晕乎乎的,六班已经有人被这漂亮的一手给惊艳到了,后排的男生不由吹了个口哨。
    赵诚立刻嚷嚷道,“哇,这招好棒,夏眠你教我吧。”
    “你到底会多少东西啊?”
    孙悦欣哼道,“你不如问她不会什么。”
    夏眠笑道,“不会什么?”
    她歪了歪头道,“我这个人大概最不会的,就是放过那些恶心的东西,尤其是恶心到我头上来的。”
    她说这话时直直的看着坐在第一排边上的田雪雅。
    田雪雅还在演,她看着夏眠的目光里满是同情和怜悯,仿佛她一辈子都已经要完蛋了似的。
    赵诚忍不住怒道,“我/靠。”
    夏眠挡住了他,微微勾起嘴角,她目光扫了扫,弯腰拎起边上的一个凳子,拿在手里试了试重量和角度。
    “我是来找田雪雅同学的,想跟你确认一件事情。”
    六班同学瞬间鸦雀无声,不约而同的看着眼前的热闹。
    “什么事?”田雪雅这会儿看着赵诚和韩浩言的目光不由有些心慌,她倒是没把夏眠放在眼里,但是她第一次见韩浩言露出这么生气的表情,还有赵诚随时扑上来要打她一样。
    她连忙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传成这样,我只是听说快开学的时候夏眠被郝剑堵了……”
    “看来你也知道是你传出去的啊。”夏眠歪了歪头,“不过,谁说我要跟你确认这件事情?”
    “郝剑堵我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真的啊,我自己比你清楚多了,不需要找你确认,”夏眠道,“还是我把他送进监狱的呢。”
    她说到这里,看着田雪雅笑起来,“他高一想羞辱我的时候,我把他送进去拘留了十几天;但他死性不改,再次来找我的麻烦,所以我就把他送进去住十几年。”
    “不仅这样,”夏眠试着挥了挥手上的凳子道,“他现在还没进看守所,知道为什么吗?”
    之前被夏眠转了圈圈还杵在原地的男生下意识的道,“为什么?”
    夏眠弯起眼睛,“因为他断了三根肋骨,左小腿和右大腿也骨折了,内脏还有些出血,所以现在还在医院待着,估计再住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她直直的看着田雪雅,抬了抬下巴骄傲的道,“是我打的哟。”
    夏眠意有所指的道,“全年级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喜欢讲道理,但是,对待听不懂人话的人,我也不太客气。”
    看着那双黑沉的眼睛,田雪雅只觉得脊背上升起一股寒意,有些害怕的道,“你,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夏眠道,“想跟你确认一下,田雪雅同学,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田雪雅只觉得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报答你?”
    “啧!”夏眠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一直知道你这个人心术不正,但没想到你还是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啊?”
    “怎么,你不相信我收拾的了郝剑?”
    说到这里,她对田雪雅旁边和后边的同学道,“麻烦你们让让,我得向田雪雅同学展示一下我的武力值。”
    那几个同学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飞快的退开。
    田雪雅看着夏眠拎着凳子走近,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害怕的道,“你,你要干什么?”
    “向你证明,我把郝剑送进监狱的能力啊!”夏眠说着,猛然举起手中的凳子,抡圆了狠狠的朝着田雪雅的桌子砸下去。
    伴随着一众人的尖叫,“砰”的一声巨响后,田雪雅的桌子从中间裂成两半,直接散架,桌上厚厚的书和习题稀里哗啦的掉了一地。
    田雪雅直面凌厉的劲风,惊恐尖叫着后退,踉跄着扶着后面的桌子想要跑出来。
    却见夏眠旋身一个飞踢,紧紧擦着田雪雅的脸,一脚跺在她身后的墙上,小腿直接卡着她的脖子让她再动弹不得。
    田雪雅吓的腿都软了,然而她稍微想往下溜,脖颈间就传来巨大的压力,仿佛能让她窒息,她不得不使劲靠着墙站直了身体。
    教室里先是一阵鸦雀无声,之后不知道谁忽然兴奋地喝彩,“好,帅呆了!”
    夏眠腿上用力,笑眯眯的道,“田雪雅同学你可能不知道,我会走路的时候就开始学格斗了。”
    “而且师父说我骨骼清奇,天赋极佳,十六岁的时候打三四个大男人都不在话下,郝剑那种混混,打十个我都不带喘气的。”
    “这下你应该相信了吧?”
    田雪雅因为呼吸困难脸涨得通红,额头上都是冷汗,急忙道,“我,我信,信了。”
    夏眠这才慢慢的放下腿道,“所以,记得感谢我。”
    压迫感的离开让田雪雅顺着墙壁溜下去,夏眠贴心的把凳子踢到她的屁股底下,笑眯眯的道,“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
    田雪雅完全听不懂,“什么?”
    夏眠惊讶的道,“你不会不想认吧?这事儿可有好多人作证呢。”
    田雪雅说不出话来,夏眠天叹了口气道,“我问你,暑假你是不是被十三太保堵了,韩浩言救的你。”
    这事儿田雪雅早就跟众人说过,不用她说大家也都知道,有人替她回答道,“是的。”
    夏眠又问,“当时韩浩言去救你的时候,你都晕过去了,对不对?”
    她不等田雪雅回答,转身问韩浩言,“是吧,她是晕过去了吧?”
    韩浩言点点头,“我一路把她抱去医院的。”
    夏眠道,“之后她就卧床一个多星期,是不是?”
    “嗯,”韩浩言继续点头,“我每天都去看她。”
    “后来即使出院,也每天给你打电话说她害怕,”
    夏眠继续,“你看着她精神状态不好,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几乎陪了她大半个暑假,这才是你们浪漫爱情的事实吧。”
    “爱情个屁,”赵诚道,“这事儿我们一起打球的都知道,后来韩浩言都没办法打球了,她老是说自己害怕,老韩人好,没办法只能陪她,”
    夏眠这才看向田雪雅,慢慢的道,“所以,我都帮你把十三太保一半人都送进派出所去了,你不应该感谢我吗?”
    “他们以后再也不能来骚扰你了,”夏眠说到这里,“哦,你也是因为听说他们进了派出所,所以情绪才大为好转,没有韩浩言也可以肚子来上学了,对吧?”
    田雪雅终于听懂了夏眠再说什么:
    被十三太保围堵,之后便卧床休养,然后韩浩言担心她的情绪一直照顾她……
    而在这期间,郝剑犯了qj罪……
    田雪雅扫过周围人的目光,心底升起无线的惶恐。
    然而众人的目光无比清晰的告诉她,他们信了!
    以夏眠的武力值,郝剑根本动不了她。
    田雪雅肯定是自己被糟蹋了,为了转移视线才诬陷夏眠,毕竟这种事情她都干过无数次了。
    “怪不得她越来越阴沉……”
    “唉,怪不得韩浩言不理她,原来人家只是同情她。”
    “好意思说和韩浩言好了。”
    “所以韩浩言只是看她可怜,怕她崩溃才什么都不说的吧,人家真的喜欢的人是夏眠。”
    “没有,没有!”田雪雅拼命的摇头,“我是因为韩浩言才被范晓曼他们堵……”
    夏眠打断她,“对啊,她和郝剑都是十三太保的人嘛。”
    她充满怜悯和同情的看着田雪雅,“没事,你振作一点,郝剑他们已经都进去了,他们再也没有骚扰你的机会了。”
    一向不和女生计较的韩浩言这次破天荒的开口,“田雪雅,我暑假保护你只是出于责任心,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也永远都不会喜欢你的,你不要在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诱导大家了。”
    “不,不!”田雪雅忽然尖叫,“我是为你才挨的打,我只是挨了几个巴掌而已!什么都没发生。”
    “你根本不是担心我的情绪,是你是因为愧疚。”
    夏眠叹了口气道,“算了,别刺激她了,怪可怜的。”
    她转头看向六班的同学,笑道,“同学们,不信谣不传谣哈,你们怕不是忘记我给你们科普过的《刑法》。”
    “再让我听到你们传我的谣言,别怪我不客气啊!”
    顿时有人笑起来,“知道啦,以后都不敢了!”
    夏眠挥了挥手道,“走了。”
    赵诚和孙悦欣他们都跟着离开。
    “啊,对了。”走到门口时,夏眠忽然停住脚步,“六班班长,田雪雅的那张桌子和凳子我会赔,你问下你们班主任多少钱,然后来找我。”
    说完才优哉游哉的走了。
    刚刚那个被夏眠拽着转了一圈的男生一脸梦幻的道,“卧草,好帅啊!”
    “怪不得赵诚和韩校草都喜欢往跟前凑,有机会我也想啊。”
    “你就别想了,你能比得上韩校草吗?”
    “怪不得三班的人都不怎么相信,这哪里是被那个什么了的样子。”
    ……
    田雪雅遭到了流言的反噬。
    夏眠说的都是田雪雅她自己宣扬过的事情,又是当面对质说出来的,事实确凿。
    所以同学们对此深信不疑,很快就各种猜测满天飞:
    “她果然被郝剑那个了吧。”
    “太可能了,高一那会儿郝剑就喜欢她,堵她好多次呢。”
    “而且她跟郝剑很熟,高一她诬陷夏眠的时候就说来着,她的话都是从郝剑那里听来的。”
    “脾气也越来越怪,说不定不是一次两次了……”
    “对,还有一次看她捂着肚子脸惨白,不是打过孩子吧……”
    “哇,她这辈子都完了……”
    偶尔会有男生非常怜惜的照顾她,然而田雪雅看着他们那种施舍的怜悯只觉得崩溃。
    期末考试之前,孙悦欣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天呐,你们不知道,七班那个土行孙竟然跟田雪雅表白了。”
    “不是吧?”李丽珍惊讶的道,“就是七班那个土行孙?”
    七班有个皮肤黝黑,个子很矮的男生。
    虽然长相算不上丑,但身材确实不敢恭维,学习成绩不好,性格也有些古怪。
    还不爱洗澡,头发总是油的发亮,身上也臭臭的,所以有个土行孙的外号。
    “就是他!”孙悦欣也不知道该做个什么表情,“我看全校都要轰动了。”
    “说什么我不会嫌弃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之类的。”孙悦欣也觉得那土行孙挺差劲的,但……
    “你们没看到田雪雅那个表情,感觉跟吃了苍蝇一样,都要崩溃了。”
    田雪雅倒霉,她们就高兴了。
    搁在平时那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人物,这会儿却敢直接冒犯,显然在他心里,被侵犯后的田雪雅已经不珍贵了。
    这是这个时代很多人的想法,夏眠虽然不敢恭维,但大环境如此,对于女孩子们十分不友好。
    田雪雅清楚的知道这一点,甚至高一的时候夏眠就清楚的告诉过她后果。
    然而在高三的今天,她再一次选择了同样的方式毁掉她。
    只不过她比高一的时候狡猾了很多,自认为夏眠抓不住她的把柄,奈何不了她。
    夏眠冷笑,这样的人不配被温柔对待,那就吞下自己酿成的后果吧!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快来了,咔咔。
    感谢在2021-05-09  23:57:05~2021-05-11  00:02: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澜沧江疏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weetd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weetdy  70瓶;吃不饱星球酋长  63瓶;一棵树呀树  15瓶;38039860、happyface、jg1876、米伽、某某某、啦啦  10瓶;澜沧江疏  7瓶;晃儿啷当、熊翠花  3瓶;、e月月、小宝妈、是哪吒耶  2瓶;30078942、珏影、oonbne、久步流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